华夏五千年环境科学研究院广东分院
重要活动: 本公司专注于阴阳宅风水策划与调理、房地产前期规划与风水布局、别墅园林景观风水布局
栏目导航
院长寄语
院务文化
徽标释义
院务章程
服务范围
友好往来
会员单位
各地分院
专题报道
官方首页 > 学术天地 > 正文
发布时间:2017/07/04 点击数:318

邱延翰--中国第一代风水祖师

 
内容概要:邱延翰--中国第一代风水祖师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[邱公祖师法像]


一、邱公祖师介绍:

    丘延翰,字翼之,曹魏毌丘俭之后裔。《平阳府志·唐丘廷翰传》云:“丘廷翰,唐闻喜人,字翼之,永徽(650~655)时有文名,范越风高弟,尝游泰山,于石室中遇神人,授玉经,即《海角经》也。洞晓阴阳,依法扦择,罔有不吉。开元(713~741)中为县人卜葬地理气,交见太史奏曰:‘河东闻喜有天子气’,朝廷忌之,断其所扦山,下诏捕之,大索弗获,诏原其罪,诣阙下陈阴阳之说,以《天机素书》等书进呈,秘以金函玉篆,号《八字天机》,赐之以爵,拜亚大夫之官。祀‘三仙洞’。撰有《拨砂经》一卷,《铜函记》一卷,《五家通天局》一卷,《金镜图》一卷,《海角经》一卷,《唐蒙求》三卷”。

二、生平事迹

    从上述记载中,丘延翰的生卒年代不详。我们可以看到他生于唐贞观年代,到了唐高宗李治的永徽年间(公元650—655年),少年丘延翰已文才毕露,名声鹊起。自幼喜读乡贤郭璞的著作,尤其对易学和堪舆学最感兴趣。智者乐山,仁者乐水,丘延翰以丰厚的家资为基,足迹踏遍山左、山右之山山水水,其间曾拜缙云(浙江)人范越凤为师,范师,字可仪,号洞微山人,人称白鹤仙人,精通堪舆术,著“寻龙八式歌”,曾到三晋设坛讲学,丘延翰博学多才神精聪敏,很快心领神会,悟其奥妙,成为其高弟,相传,丘延翰游泰山时误入四壁石室遇神人授玉经,从此成为上知天文,下懂地理,洞晓阴阳的方术家,浪迹天涯,为人相宅、相地、祈福。成为一代方士,名扬神州。事隔50多年,时空到了唐玄宗李隆基的开元年间(713—740),丘延翰应邀为裴氏族人卜葬地,丘延翰踏遍了邑境的北垣、南川、西域、东镇,从汉代古葬区到裴氏所有庄园,他的足迹最后停留在邑境东域的凤凰垣上。这里是裴氏家族的祖居和裴氏家族的祖茔,丘延翰翻开自己的风水秘本,把风水秘本关于堪舆方面的名言和眼前的山形、地理、气流、穴位一一对照,竟然大惊失色,连连声称:“绝,绝。”一时慌得裴家人不知所措。回到裴村家中,丘延翰才慢慢说出自己的看法。他说:“裴家祖茔方圆十里,是个风水宝地,远山清贵,近山有托,青龙胜腾,白虎伟立,若以子午结穴,参照郭璞的风水理论动静天机,子阳午阴,这个穴左为双狮戏珠,右为金牛出洞,皆是拜相出公候之地,前为汪洋深潭大泽,福寿双全之象,中为龙穴,这里会很快出天子的,是真的龙穴,此穴的中后方形如飞凤骑金狮,是出皇后、嫔妃、状元、驸马的地形,这里理气交见,大富大贵啊!”这些话不胫而走,太史官传到皇上李隆基那里,李隆基心情沉重,他回眸大明宫围,心想,难道大唐江山真会落到裴氏宰臣之手?想来想去还是面对面问问这位大师才好。于是皇上便派官员来河东闻喜上邱村抓捕丘延翰。丘延翰知道捕快已到,一不躲二不藏,还在捕快身边走来走去,尽管捕快到处张贴告示,手持丘延翰的画像,察道禁行,挨户寻找,都没能抓获,捕臣禀告皇上丘延翰其奇无法捕获,后来皇上下诏赦免丘延翰造谣惑众图谋另立天子的欺天大罪,颁旨令其进宫携阴阳之说和玄妙天机之书进京面上陈辞。当时,丘延翰向唐玄宗献上自己著述的《搬砂经》、《海角经》和从九天玄女那里学到的《八字偷天玄机》三卷人间奇书异著,并和玄宗皇帝谈阴阳说数像,谈的十分投机,深得玄宗皇帝的赏识,玄宗皇上令祭酒造金匣玉盒,秘藏宫中,封丘延翰为亚大夫,食千户。丘延翰返乡后托皇上福,名声显赫,但仍重操旧业,四处云游,为人相宅、卜葬。送走丘延翰后,玄宗皇帝做了两件事,一是令当代禅师名僧伪造一部颠倒阴阳五行、视乱休囚、飞走天星湮乱视听的书,名曰皇家《铜函经》,在社会上广泛流传,“只因一行扰外国,遂把五行颠倒编”,给后世学者造成极坏影响,难以辨别真伪。二是玄宗皇帝马上派大队人马,从今侯马向南经闻喜县凤凰垣上的“龙脉”,挖一道宽敞的衡道,这样既便利了交通,又从龙脉的肚脐眼上开沟扦山(即今隘口沟),自然闻喜的天子气就消失了,兴于隋,盛于唐,延续千余年,出了59位宰相、59位大将军,数以千计的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和皇后、皇妃、驸马等,闻名遐迩的裴氏望族,从此也逐渐远离了中国政坛。

     丘延翰离开故乡,云游天下。90岁高龄的丘延翰,客死他乡,明崇祯庚午年间(1630)那时闻喜属山西布政史平阳府解州道辖,按察使太守道大参张法孔,运用郭璞的堪舆观点和丘延翰的相地术,认为闻喜县在州之甲巽位置,城南又是闻喜丙丁之位,在这块风水宝地上建楼建塔,于州府县衙都有好处,“这里嵋原如座,条峦如屏,香峰如笔,涑水如带,志称古曲沃地”,他说:“这里山水佳秀,不亚江南。华表捍门(指如船的小南关旧址),镇诸水口(指涑水铁牛),二十年后不可量矣!”于是楼与塔并建,楼在水西门外涑水西岸,回澜塔在水西门外涑水东岸与红鹤楼对峙。不巧的是,楼刚立木,塔起二级,受明末兵戈之扰停止建筑。值得庆幸的是近30年后,那是1658年春到1660年间,邑人翟凤翥捐首倡并联合当代豪绅名士共同出资共建楼塔,同时扩建涑水书院,楼后建祀,祀郭景纯、吕纯阳、邱延翰三先生,曰:“回澜砥柱”,魁星祟祀于上,“魁壁煌煌,铃铎袅袅”十分惬意。此时此刻的翟凤翥,身在山川秀美的风水宝地,坐在“石堤画槛,即完且丽”的红鹤楼上,有人说闻喜城南如砚,香峰如笔,澜塔如墨,书院学子在古曲沃这张纸上心情放飞希望和理想,因而成为晋之旧都的“文脉”,这文脉成为闻喜人民的“生命印记”,被后人传承下来,从红鹤楼和回澜塔始建的1630年起,28年后,清顺治十五年(1658年),正是翟凤翥重建楼塔的1658年,秋试戊戌科孙承恩榜(主考大人),闻喜就出了崔尔仰(邱村人),宁世旋(裴村人),赵宪鼎(行村人)和王钟灵(东姚村人)一科四进士,这在中国科举史上也是很少有的。
    丘延翰生前,因为裴氏之卜引来不快,便再度离乡背井,逃命南下来到江南,发现东南地域,尤其是江苏、江西、福建、浙江以及广东等地域,文化发达,神鬼信仰十分浓烈,风水因此而获得良好的生存空间,风水埋论杂乱纷呈,堪舆名流辈出,尚祀、重浮屠之风盛况空前。丘延翰来到这里后很快加入其风水堪舆名流队伍中,出入于官邸民宅,与当地曾派不谋而合,颇受敬仰。到了僖宗李儇时代(874—879),曾任国师、官至金紫光禄大夫、掌灵台地理事的杨筠松,十分喜爱风水,并以地理术行于世,其著《疑龙经》、《撼龙经》、《黑龙经》、《36龙》等传于世。考其理论,皆不出乎丘延翰的八字天机之说,特别令人感慨的是其天门、地户、鬼门、人门的提法,竟可追溯到郭璞《山海经注》的传说里:“西北为天门,东南为地户,西南为人门,东北为鬼门”,“西北立龙飞翼之楼,以象天门,东南伏漏石窦,以象地户”,并以天门、地户说用来比喻水口,影响了一带城市布局和民宅建筑。我们寻根问其杨先生的相宅术来自何方?东南各地流传着一个无史可查的传说,人们说杨筠松乘黄巢起义破京之时,乘机窃走皇宫藏书丘延翰的玉匣金经,而后结友入昆仑山苦读体验,后返回故居虔(今江西赣州市)行风水地理术为民相宅、相墓、除灾攘福,深受当地民间敬慕,人称救贫先生(风水师)。

    根据风水宗师的传承脉络,可以如此推断,丘延翰才是东南地区风水之祖师,而名盛一时的杨筠松实为其徒,而丘延翰是实战家,而同乡晋代郭璞乃理论家,鉴于此,可以说丘延翰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代风水祖师,第一代易学、堪舆学的伟大传承者。杨筠松是邱延翰的徒弟,是第二代易学风水宗师。